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在“1+6”圆桌对话会“全球经济形势与经济全球化的未来”上的发言

0
27

全球经济从整体上正处于一个增长走强的时期。全球增长复苏自2016年中期业已开始,今年上半年继续复苏,二季度增速达到3.6%,为2010年年底以来最高水平。今年1月,我们预测2017年全球增长将从2016年2.4%的危机后低点回升至2.7%。最近的发展趋势可能带来好于预期的全球增长结果。推动这一增长势头的是全球制造业活动和贸易、大体稳定的融资环境和稳定下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但是,沾沾自喜还不是时候。主要经济体的贸易保护主义升级,可能颠覆全球贸易回暖,可能产生严重后果,尤其是对于依靠贸易推动增长与发展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也容易受到政策不确定性和地缘政治风险的影响,降低信心和减少投资。而许多低收入国家遭受脆弱性、冲突、暴力和不利冲击的影响。为了消除极端贫困和建立共享繁荣,我们必须做三件事:促进可持续、包容性经济增长;更多和更有效地投资于人,通过教育卫生和社会保护计划;加强抵御冲击和威胁的能力。这一三管齐下的战略必须贯穿各个发展领域:从农业到能源、基础设施、水务、交通运输、城市化和人类发展。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的几个趋势——对区域一体化和全球贸易的需要、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快速和持续的城市化、减排和抗击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均表明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持续上升。这些新投资的可持续性所要求的融资规模已超出了受限的政府财政支付能力,而私营部门能带来新技术和运营效率。我们必须确保准备工作在技术上完善,而且融入了社会和环境保护内容。这些经济体目前的投资水平——年均1.3万亿美元左右——是根本不够的。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弥合基础设施融资缺口和满足民众日益高涨的期望,需要的投资规模意味着我们不能因循守旧,我们需要通过动员私营部门和优化利用稀缺公共资源,实现发展融资的最大化。我们制定了《吸引私营部门资金联合原则》,G20今年7月核准了这些原则,我们正在运用这些原则引导资金投向发展中国家。要想吸引渴望高回报率的资本,当前正是绝佳时机。现在有超过10万亿美元投资在负利率的债券里;24.4万亿美元投资在低收益的政府债券里;8万亿美元闲置现金在等待更好的投资机会。这一思路并不是基于意识形态,也不是推销私有化。这是基于实证和关注结果的,是支持我们消除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的目标的。我们与借款国的讨论集中在寻求双赢解决方案上,在适当情况下利用政府、慈善机构、捐助机构和私营部门的资源。吸引私营部门资金是实证和当今现实情况指引的方向,是令全球市场体系惠及人人的最佳机会。像“一带一路”这样雄心勃勃的倡议能够通过改善基础设施、扩大贸易和促进跨境投资,为参与国带来实质性的发展效益。我们赞赏“一带一路”,并尽我们所能给予支持。我们希望同中国政府合作,在世行年会和春季会议期间,每半年召集一次会议,以持续保持“一带一路”的势头。我们也支持2016年7月G20财长和央行行长在成都发起的《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倡议》的工作,以加强各个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计划之间的合作。吸引私人资金,应能腾出公共资金更多地投资于人。这必须尽早开始,通过确保孕妇得到产前护理、包括适当营养,预防儿童营养不良使其正常发育。目前全世界有1.56亿儿童发育迟缓,这意味着他们的大脑不能正常发育,他们在5岁生日之前就会被锁入贫困与受到社会排斥的生活。这很重要。我们认为人力资本溢价将会逐年上升。对数字化能力的需求在加速。自动化将取代数十项工作,将消除许多不太复杂和低技能的工作。剩下的工作将要求新的和更复杂的技能。所以世界各国及早投资于人至关重要。这种投资必须继续配合教育和技能开发,使人民对未来的工作做好准备。据有些研究估计,今天的小学生中多达65%未来将从事目前还不存在的工作或领域。让今天的学生做好职业准备效果不大,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准备好儿童的认知技能,以创造和适应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这意味着培养数字、解决问题、批判性思维技能以及毅力、协作和同情等软技能。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在“1+6”圆桌对话会“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上的发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