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在2017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的讲话

0
50

女性的经济赋权是一个道义问题,但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没有男女两性的充分和平等参与,任何一个国家、组织或者经济体都不可能充分实现潜力和应对21世纪的挑战。 在世界银行集团,我们认为女性的进步对于实现我们消除极端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的目标至关重要。女性赋权是加快经济增长的核心。 此时此刻,全世界有机会获得好工作或者成为企业家的女性太少,由女性所有的企业面临的障碍太多。 国际金融公司估计,由女性所有的企业仅占全世界正规注册企业总数30%多一点。但是,发展中国家70%的由女性所有的中小企业被金融机构拒之门外,无法获得满足其需要的金融服务,这意味着女性所有的企业每年的融资缺口达3000亿美元。 每一天,我们同政府和私营部门伙伴合作赋予女性权力,改善就业机会,促进创业。今天,我想谈谈我们在加快推进女性经济平等方面总结的一些经验教训。 对我们——在座的各位,以及世界各国领导人来说,要想缩小男童和女童、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距,就要求我们做下面我要谈到的所有这些事情。 消除女性面临的制约,释放世界过半数人口的力量投入经济发展,最有效的方式是什么? 我们知道,这个会议关注的正是这个问题,女企业家在提高收入和创造就业方面起着关键作用。但在许多国家,女性受到令人遗憾的法律障碍所阻而不能获得经济机会,她们被限制从事某些职业,禁止外出旅行,禁止拥有土地或继承财产。女性所有的企业往往集中在为数不多的行业,往往利润率较低。 消除这些障碍,能够成为经济平等的巨大推动力。例如,在中国,据估计31%的企业由女性所有,几乎与新西兰、新加坡和美国等国家相当。 我们知道进步是可能的,但需要有适当的政策、适当的投资和适当的激励机制。以中国为例,进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女性获得了与男性同等的教育,在从事商务活动方面与男性具有同样高的积极性,并享有很高程度的普惠金融——阿里巴巴的工作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但是在世界各地,潜在和现有的女性企业家在获得资本方面都面临挑战。令人遗憾的是,在融资服务方面存在的全球性别差距并没有缩小。2014年,65%的男性拥有银行账户,而拥有银行账户的女性比例仅有58%,存在7个百分点的差距。发展中国家的性别差距更大,接近10个百分点。 通过与政府、私营部门和世界银行集团之类机构的共同推动,我们能够缩小这种差距,我们世界银行正在开展以下工作。我们通过女性银行计划,承诺拿出14亿美元资金支持非洲、东亚、东欧和拉丁美洲地区25个国家的由女性所有的中小企业。 我们还同高盛合作发起了女性创业机遇基金,我想在座的就有一些受益的女企业家。我们将高盛的慷慨捐助变成7.86亿美元投资14个国家的女性。这个基金为大约10万女企业家拓宽了融资渠道。在中国,世界银行和高盛联合传统银行和创新型数字化贷款机构共同支持性别融资计划。 洛阳银行是位于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的一家中等规模的银行,参与了我们为女性所有的中小企业和女性企业家贷款的风险分担基金。这一风险分担基金同咨询服务一揽子计划相结合,在短短两年内为254家女性所有的中小企业和女性企业家提供贷款达4000万美元。 我们与蚂蚁金服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今天有幸访问了蚂蚁金服,我们列出了一份长长的清单,都是我们共同要做的事情——标志着首个基于互联网的性别融资计划。蚂蚁信贷的很多客户都是在阿里巴巴网上交易市场上开办企业的女性。 这一伙伴关系利用技术手段评估借款人的借贷信用。蚂蚁信贷不是采取证券或资产——比如建筑物或库存——作为贷款担保,而是评估她们在网上做生意的交易和行为数据。 这是一项很有前途的创新。我们感到,这种新技术可以帮助我们为全世界最贫困国家里最贫困的人群提供资金和市场渠道。拿出房地产做抵押尤其困难,因为房产证上往往没有女性的名字。 我们认真研究这个问题,看看能否在女性融资难的地方找到解决之道。在埃塞俄比亚,我们试验一个网上项目,把问题写在平板电脑上,女性有45分钟来回答平板电脑上的问题,而她们的回答可以用来预测她们的还款能力,效果比传统贷款方式好。如果这类创新能够在像中国和埃塞俄比亚这样截然不同的地方行得通,我们就知道它们在其他地方也行得通。我们正在同马云、同蚂蚁金服合作,在世界其他国家复制这种方式。 但是,女企业家除了缺少抵押品还面临其他问题。 在埃塞俄比亚,我们发现很多女企业家陷入了所谓“缺失的中间层”,她们所需要的贷款对于微型金融来说数额太大,对于传统银行来说却又数额太小。 所以我们帮助微型金融机构扩大规模,帮助商业银行缩小规模。今天,通过扩大和缩小贷款规模,每月面向过去没有信贷渠道的女企业家的可持续贷款达到200万至400万美元。 我们把埃塞俄比亚的成功经验引进到印度尼西亚。印尼的人均GDP较高,但埃塞俄比亚的创新可以应用在印尼,我们同政府合作帮助女企业家获得开办或扩大企业规模的资金。这项融资工作还处于开始阶段,但我们认为它很有前途。 解决担保问题和让贷款规模更符合女企业家的需求是很大一部份工作,但我们还面临其他问题,比如难以获得技能培训和关系网、文化规范的限制、缺少办企业的时间等。 为了克服这些制约因素,我们在贫困国家汤加发起了针对女性的个人主动性培训。我们试图测试培养个人与他人有效沟通的能力特质有多大帮助,比如自主创业和坚持不懈的特质。我必须说当时对于实际效果存在很多疑问。 但是我们发现个人主动性培训帮助提高了女性所有企业的利润率,增幅竟达40%,远远超过传统的管理培训。根据我们在汤加取得的经验,我们正在为墨西哥、毛里求斯、莫桑比克和埃塞俄比亚设计技能开发项目。 这些只是我们研究促进女性创业有效方式的几项工作。但是鉴于挑战的多重性,一刀切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所以我对周末在汉堡的G20峰会上推出新的妇女创业融资倡议,也叫We-Fi,感到十分兴奋。我们启动这个基金获得了许多国家的支持,但我要特别感谢特朗普政府、特别是伊万卡·特朗普,她一直是女性创业的重要倡导者,也感谢默克尔总理令其在G20期间成功推出。 有了We-Fi倡议,我们首次拥有了一个重要的全球性工具来提供配套的公共和私营部门解决方案,为女性创业融资释放出数十亿的资金。这个基金将同政府合作改善扼杀女性创业精神的法律法规。与此同时,We-Fi将支持各种金融机构,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金融机构。正如我们所讨论的,我希望我们能够将阿里巴巴的技术直接引进这些金融机构,提供股本金和贷款来帮助女性领导的企业成长和创造就业。 我们当时并无把握能走多远,我们今年4月份刚刚开始就We-Fi的想法开展对话,但我们收到的反应是令人惊愕的。我们原本的目标是设法筹资1亿美元,或者近2亿美元,但截止到上周我们收到了15个国家的捐款,美国、日本、德国、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最慷慨的捐资国,我们得以筹集了约3.35亿美元,还会增加,根据我们的经验3.35亿美元能够带动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女性创业。 有了资金、培训和支持,更多的女性就能开办自己的企业,改善自身的经济前景,促进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 但增加女性创业并不是缩小机遇差距的唯一途径。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经济,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企业家。所以我们也着眼于增加女性创收的机会,为各地的女性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 尽管近几十年来取得了进步,但目前在全球各地的劳动力市场,男性人数仍超过女性。国际劳工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女性的全球劳动力参与率是49%,比男性低27个百分点。中等收入国家的性别差距尤为显著。 最新数据还显示,女性,特别是在最贫困国家,比男性更有可能从事非正规职业。即使她们有正规职业,她们从事全职工作的可能性也比男性低,而且她们的薪酬通常远低于男性。目前全球女性的薪酬只有男性的77%。 首先,我们必须提高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这项任务在某些国家尤为紧迫。在印度,2005年15岁以上女性就业率为37%。到2016年,据国际劳工组织估算,参与率下降到27%,在短短几年里下降显著。 我们非常自豪地说,在莫迪总理的领导下,我们正同印度政府合作扭转这一下降趋势。今年夏天,我们启动了一个10亿美元的印度技能培训项目,其中一项内容是让培训项目关注主要影响女性的制约因素,并增加女性获得信息、社会支持和资金援助的渠道。 这是很好的一步,但还有更多的事要做。想成为企业家或者找工作的女性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是她们被看护工作所束缚,看护孩子,看护老人,看护残疾人。在很多地方,看护仍是女性独自承担的工作,这就限制了创业和参与就业。如果我们想要增加女性的经济机遇,就必须改变这一点。 我们的私营部门机构国际金融公司正在开展一个托儿服务倡议,关注一些重要的领域:我们必须说明即使在最贫困国家由雇主支持托儿服务的经济论据。我们必须研究法规怎样才能激励雇主支持托儿服务。我们必须找到让更多雇主支持托儿服务的机制。 今年秋天,我们将发布对不同模式的案例研究,研究雇主支持护理服务在发展中国家产生的影响。 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更加紧迫,因为老年人的护理负担有可能过多地落在女性肩上,我们需要对此有所准备。 我们认为这标志着一个巨大的机遇。自动化将取消很多职位,我们认为护理行业的很多职位可以成为薪酬良好的正式职位,这可以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就业增长领域之一。 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对人的整个生命周期而不仅是老年阶段的政策改变和行为改变,我们需要研究生育率和儿童护理政策;教育和技能体系;税收、社会保障和转移支付制度;各年龄段的劳动力市场政策;以及针对老年人本身的政策。我们正在并将继续研究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如果妥善处理,就能提升女性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率。 在中国,我们分析了45岁以上女性的就业行为。我们的研究引起了围绕老龄化和长期护理问题以及女性传统角色的大讨论,现在我们正在筹备安徽省的一个老年护理贷款项目,希望有助于解放妇女,让她们去追求自身的经济机遇。 发展护理行业也能带来很多好处。在许多国家,这是一个雇用大量妇女的行业,但也能成为一个充满创业机遇的成熟行业。在许多国家,女性已经就业,但由于她们从事的是非正规行业的工作,我们必须把注意力放在确保女性有机会获得收入较高、工作条件较好的职业。 在信息、技能、流动性、获得资产等方面存在的性别差距和法律及文化障碍都造成了职业性别隔离。我们试图全面解决这个问题。 一个方式是特别关注对女性从事某些职业的具体限制。目前在100个国家,女性在从事和男性同样的职业方面受到限制。尼日利亚禁止女性在夜间工作,越南禁止女性开火车或操作吊车,吉尔吉斯斯坦禁止女性从事的职业多达400种。 法律很重要。在印度,修改继承法显示出其重要性,修改继承法不仅允许女性继承家庭财产,也增加了家庭让女儿受教育的积极性。在埃塞俄比亚,修改家庭法提高了最低结婚年龄,赋予妻子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平等的控制权,取消了丈夫可以拒绝妻子工作的规定。仅仅由于一项法律修改,女性从事家庭以外的有酬工作、非季节性工作的比例就上升了20%。 但法律并非总是得到执行,也并非总能促进行为改变。因此,另一个消除性别隔离的有效方式是提供信息。世界银行集团性别创新实验室一直在试验打破信息失衡的方式,尤其是针对面临职业选择的青年女性。 在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我们尝试给青年女性提供各种职业的终身收入情况的早期信息,我们发现这一简单的措施——提供信息——帮助促使她们选择收入较高的职业,比如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 我们也向那些设法进入了男性主导职业的女企业家了解她们是如何做到的。很多人表示,除了知道能多赚钱以外,找一位男性导师和进入一个商业关系网是关键。 最后,鉴于今天的主办方是阿里巴巴集团,我们认为技术创新能够为女性打开新的路径,阿里巴巴是引路人。 我们在测试提高女性劳动生产率的各种方式,研究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和交通运输服务干预来解决很多问题。信息通信技术干预现在提供可选职位信息,建立声誉,提供薪酬信息,帮助提高女性的讨价还价能力。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印度的“Babajobs”数字平台,2016年注册求职者已超过500万人。 我出生在韩国,在我出生的1959年,我现在任职的世界银行对韩国人说,因为你们那么穷,因为你们发展经济的希望渺茫,你们不符合世界银行的贷款条件。 1950年,世界银行拒绝给韩国贷款,因为他们说你们国家那么穷,识字率只有20%左右,自然资源稀少,以农业为主,他们声称韩国是无可救药的。 当然,韩国的故事截然不同。尽管我们世界银行有这样的预测,韩国还是发展壮大了。但我认为,在很多方面,女企业家面临着来自男性主导的机构的同样的根本的误解和偏见。 我们对妇女创业融资倡议感到兴奋,但这仅仅是开始。在很多会议上,我都听说过毛泽东的名言,“妇女能顶半边天”。但长久以来,妇女顶着半边天却是无偿的,妇女顶着半边天却不能选择顶哪半边天。 妇女创业融资倡议,马云所做的利用技术实现资本和市场均等化,我认为将会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的现状,尤其是对女性。 我崇拜的一位英雄人物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历史的弧线是漫长的,但它会偏向正义。马丁·路德·金通过自身经历表明,除非人民抓住历史的弧线,强力将它弯向正义,否则历史的弧线不会偏向正义。 我感觉这就是在座的各位今天为女性创业所做的事情。对于我们世界银行集团来说,我们将竭尽全力,推动创建一个更公平、更平等、更繁荣的世界的进程,我们知道只要我们让开路,让女企业家获得她们创造就业、创造我们大家希望的未来所需要的一切资源,我们的目标就能实现。 谢谢各位。

LEAVE A REPLY